锦瑟

纵未执手偕老,犹记意气相投。

【叶周/江】Late Goodbye

看过的不用看了,重发。

只有我这边显示一片乱码完全没法看?!!

试试看。那边能看到的请告诉我。正常了就撤。

====================

 

初春乍暖还寒的风呼啸而过,红土地上刚生出的连片新草冒着嫩色的尖尖。军靴踩下去草尖下松软的红土留下浅浅半个鞋印。

坡度在眼前和缓地上升。小土山连片的新草谨慎但好奇地一夜冒出头。没有路,偶尔在裸露的地表看见半截进土的弹片。来人低着头四处张望着,冷冷春风不怎么温柔地往他脸上糊,却是确切地在土腥味青草味中闻到了苏醒的气息。

他往上走。军装穿得齐整挺拔。深绿的面料上残留着或深或浅的血渍已经彻底洗不掉了。上来之前他熨帖了自己将官的军装,擦净了已经没法锃亮的军靴,军帽扣在头上,刘海偶尔顺着风往眼睛里扎。他一路找上来,仔细谨慎像平常一样。

在几乎要到山顶的地方,他看见了他要找的东西。

江波涛站在那块黑色的、小小的石碑面前,半天叹口气,摘下帽子笑了起来:

“嘿,小周。”

 

他坐在周泽楷的墓边眯着眼睛望着山坡下,军绿色的将官礼帽就放手边。春风胡乱吹得他刘海乱飞,他捋了又捋,最后只好放弃:“来得晚了啊,抱歉。”

“消息来的时候东线正乱。最后还是皇风那边驰援,不然连霸图带我们大概都会被吃掉。轮回这次战损比挺高的,下次补充兵员我们估计要拿大头。战役细节我跟你说起来也复杂,我就不说了吧?”

他视线放得很远,满目都是搀着鹅黄的鲜嫩绿意。

“别太担心了。大家基本都没事。杜明一个人冲进敌阵倒是差点把自己废了,现在还躺着动不了,不过没缺什么零件,过几个月还是活蹦乱跳的。方明华挨了一次轰炸,整个临时医院都被炸塌了他也保得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吕泊远弹片进了左腿。战场上大出血差点止不住,不过没死成,现在已经每天扛着枪去靶场练射击了——你知道他的射击水准的。这次也是射击实在偏得太远被逼得近身,要不也不至于伤得那么惨烈。”

他笑着腾出只手拍拍身边的黑色石碑,转头看过来,眼神一如既往温柔和煦,像周泽楷坐在他身边:“总之别太担心了,大家都挺好的现在。轮回还在。没事的。”

“当时也来不及回来。不过回来也没用你说是吧。”

“打赢了再说……不然大家就地下相见了。”

“……叶神说你在这里。我也是一通好找。小周也太安静了啊。真的睡在这里连风都没有什么声音的。”

“……我也没想到啊。本来还想你马上就回来了我们远程火力也就不会那么吃亏了。”

他转头看向石碑。周泽楷坐在倾斜的碑面上也正无声地、默默地看着他。

收着两条长腿,一只手臂虚环着腿一只手撑着碑面。

江波涛笑起来:“别露出这么难受的表情。”

“轮回还有我呢。”

 

他没来得及回来。

连着两次。

上一次还是去年的秋天,敌军东线进犯。轮回的近战部队被对手的优势兵力强行越扯越远,周泽楷在所有人焦虑的询问中只留下一句“没问题”——呼啸而来的空投弹药声中,通讯断了线。

江波涛带着部队冲回去的时候半天才找到周泽楷。枪王一条腿被倒塌的指挥部埋着,腰腹有伤口痕迹陌生的大豁口,身边不远就是骇人的弹坑。

年轻的上将彼时已几近昏迷,暗红在身下汇成一大片。就算这样他也死死地握紧了手中的双枪。江波涛把他挖出来时染了一身的血,连水泥柱都搬开的力气也没掰出周泽楷手里的荒火与碎霜。

他搂着枪王的腰试图把周泽楷抱起来。周泽楷脑袋歪在他颈窝,血迹泥土全蹭到了江波涛军装上。

半径五百米。满眼都是被一击毙命的敌人的尸体。

 

大失血的轮回主将被连夜送到后方临时医院。江波涛没法跟去,他得应付东线一波一波骚扰的敌军。

直到几天几夜通宵不眠的伏击与反伏击的作战之后他才收到周泽楷情况稳定的消息。那是个深夜。轮回的上级军官全聚在一起面前摊着崎岖复杂的军事地图。传令兵冲进来汇报消息的时候杜明和吴启第一时间跳起来无组织无纪律地欢呼,吕泊远在捶桌子,方明华带着笑音大声制止他们在军事会议上胡闹。江波涛突然觉得脱力,前所未有的疲惫里他抬起手背遮住了眼睛,陷在椅子里笑了起来。

后方医院就在嘉世驻地旁边。他曾以为那里绝对安全。

 

周泽楷在后方恢复得很快。没花多长时间就挣扎着要下床做复健。惦记着轮回不能缺了他的远程指挥,他那个倔脾气小护士和医生哪里摁得住。这事儿他从来没告诉江波涛,但不代表江波涛就不知道。每次到通信时间轮回的副官就忍不住旁敲侧击地劝他的上将好好养伤别急着回来,画面里的周泽楷脸色还是发白,穿着病号服头发乱翘模模糊糊地闷声应“嗯”,眼神乱飘一看就知道什么都没听进去。

但周泽楷还是依着劝没有急着回来。他在后方住满了一个秋天。

东线战事慢慢平息,江波涛想大概没仗打了周泽楷就能安心好好养伤了吧。

后来他才知道叶秋去了医院。

也是后来他才知道周泽楷当时的情况比他表现出来的严重得多,伤腿一度完全无法支撑体重,失血过多还没养回来身体虚得不行,没几步路就会整个人软下去。但他还就是咬着牙扶着墙每天一遍又一遍地走一遍又一遍地摔,急得负责他的小护士直掉眼泪。

直到有一天他一头栽进了匆匆赶过来的叶秋怀里。

他们在军校时期关系就不错。叶秋爱护后辈也是出了名的,把两个人往病房里一关门一锁谈了一下午,到晚饭时候小护士再进去就见周泽楷乖乖躺在床上被子拉到下巴,见她进来无辜地眨着眼睛——叶秋趴在他手臂上睡得口水直流。

周泽楷也跟江波涛说过“跟着叶秋前辈去训练”之类的内容。不过指望周泽楷把这种复杂情况表达清楚未免强人所难,江波涛也是每次半是翻译半是猜地替枪王补完整全部内容。现在想来好几次周泽楷眨着眼睛张着嘴犹豫半天才勉强应下他的猜测……背后信息量其实爆了表。

叶秋是出了任务刚回来。之后就动不动往医院跑。嘉世的主将窝在病房里陪着轮回主将打军事战略游戏美其名曰保持战术思想。再后来是陪着周泽楷去复健。用力搂着他腰撑起他身体,扶着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年轻的上将痛得一身冷汗却什么都不说,叶秋几乎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顺着他的步幅一步步倒退,声音温柔得一塌糊涂:“我在……没事,慢慢来。”

再后来叶秋带着周泽楷去打靶。夕阳下训练回来他一把夺走周泽楷肩上的枪自己扛着。素有枪王名号的年轻上将局促地跟在前辈身后,一次次徒劳地试图把枪抢回来自己背。

叶秋带着周泽楷去近身搏击。他们穿着紧身的黑色作训背心,汗水顺着肌肉的纹理淌下来最后汇到一起。嘉世主帅骑在轮回上将腰上胳膊肘压制住身下人疯狂跳动的脉搏。周泽楷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最后把头一歪摊开修长四肢放弃了抵抗。叶秋笑了,凑过去半是调戏地问他服不服,汗珠凝在鼻尖,烟草气息全喷在周泽楷脸上。

周泽楷说服,过近的距离里湿漉漉的眼睛落满了搏击场明亮刺眼的灯光,像一池搅碎了的星辰撒进深深潭水里。

 

江波涛曾经不止一次地跟周泽楷登高望远看风景,但他到很久以后才知道周泽楷喜欢看的其实是星星。不过他知道周泽楷坐在高处的习惯性姿势。

一条长腿放平,一条屈起。手臂松松地搭在膝上,重心向后仰着,一只手撑着地。

其实是很适合仰望的姿态。

叶秋和周泽楷经常跑出去看星星的事情还是苏沐橙告诉他的。当时联盟女神还在搜肠刮肚地思考任何跟周泽楷有关的信息可以提供给最了解他的这个人。

 

他们跑到离医院和军部都不算太远的小土山上看星星。面朝着无垠的与天相接的草原。夜色下草原显出油亮鲜活的墨绿色,像块厚厚的羊绒毯。斗神躺在他身边。他们一起仰望着夜空。叶秋抓着他的手指给他看一个个星座,复杂晦涩的天文知识脱口而出。周泽楷望着他,他就耸耸肩说我弟弟是研究这个的。

“而且星星能保佑人的,上战场的人。军校前几届都有这个说法你听过没有?”

“……你信?”

“我信啊。为什么不信。多个保佑多条活路。”

周泽楷望着他星光下的脸,他挑起眉望回去。

然后周泽楷弯了眼睛:“嗯,我也信。”

 

阴天的时候他们就坐在小土山上聊天。视野广远,叶秋说心胸也会特别开阔。周泽楷犹豫了很久最后问,所以嘉世……那样也没问题?

叶秋眨眨眼坐直:你看出来啦?

彼时嘉世的矛盾还埋在一片和谐的表象下。周泽楷一脸忧心忡忡:这样,不行。

叶秋大笑,扑过去把一脸茫然的青年将军扑倒在草丛里。

可以了。现在他至少有个周泽楷可以分享积压的满腹心事。

 

江波涛跟周泽楷一直保持着联络。超过常规频率的,但也没有过于频繁。他还贴心地试图为他的主将营造尽量良好的康复环境和心情,对东线日趋微妙的战略平衡闭口不谈。整个轮回大小事务现在压在他一个人肩上,虽然有方明华帮着料理,可方明华的后勤身份本身就是重障碍。而且还要轮回的远程部队,他们实在没什么人选能哪怕暂时性地顶替周泽楷的位置。

周泽楷也知道保密原则,为了防止截取监听他们的对话也就局限在轮回日常和康复情况。

江波涛一直觉得自己维持着良好的平衡。就像周泽楷仍在与他并肩战斗,即使在遭遇战中有时会狼狈地发现自己失去了火力掩护。

后来他才发现他实在太晚。

他们曾在深夜聊天。那是个雨夜。周泽楷靠在床头敛着眉。夜雨声声叩得人心烦。周泽楷的脸上也显得白得过分,看起来微妙的躁动不安。他们聊各种各样的事,所有无关紧要的话题。他们聊所有部队里约定俗成的玩笑和习惯,比如蓝雨不招女兵。江波涛说下次谁训练再犯错就送他去蓝雨,周泽楷一脸认真:“叶修说……蓝雨,不能去。败坏风气。”

江波涛在自己房间里大笑,边笑边下意识地纠正:“你说叶秋前辈?真像他会说的话啊。”

 

那天的周泽楷,透过屏幕看起来,头发是潮的。

眼睛是暗的。皮肤刷白。说话带着瓮瓮的鼻音。

他没注意周泽楷其实掩饰得非常失败甚至出了错的躁动。直到事情发生以后他才恍然。

那个雨夜他们是否也曾去看星星?

在突然倾盆的大雨里他们说了什么。叶修曾经向周泽楷吐露什么样的秘密。

在劈头盖脸的,冲刷着整个世界的瓢泼大雨,在无边的,睁不开眼的黑夜里。他们是否曾拉扯住彼此,是否曾在耳边吐露掩埋最深的不安,是否交换彼此溺水般的呼吸。

现在他大概是永远没法知道了。

 

——也许是从来没必要知道。

 

每一夜的星星都是不一样的。

叶修曾经光明正大地把周泽楷带到团部里晃荡,嘉世内部的打靶比赛轮回的“一枪穿云”被莫名其妙地推出去被迫出尽了风头。颁奖仪式上叶修一脸正经地把奖杯递到满脸窘迫的周泽楷手上,给了冠军一个不请自来的额外拥抱,带着麦克风声音轻描淡写全场听得一清二楚。

“现在也是哥的人了啊。”

枪王腾地一下烧红了脸。

叶修低低地笑起来。

 

秋天已经过去了。冬天突如其来地降临。后方这边气候湿冷,但不会下雪。冷冷雨点夹着冰碴将大地打成一片泥泞。

草原在一夜间枯黄。

那天夜里他们在山坡上看星星。清冷冬夜夜空显得格外寥廓,星辰辉光也是冷冷清清的。周泽楷穿得少,冷风吹过有点抖。叶修叼着烟看他一眼,把外套脱下来往他身上披:“小心着凉。”

周泽楷看了看对方身上的背心。叶修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一句什么,手一挥直接搂住了周泽楷肩膀。

“快走了吧?回轮回?”

“……嗯。后天。”

“呵呵,战场上小心啊。护着点自己,哥可不想再去医院里捞你。”

周泽楷点头,不动声色地把外套移过去一点:“你也是。”

“嘉世……怎么办?”

 

叶修狠狠抽了口烟,把剩下一截烟头在军靴上用力碾灭了:“再说,走一步看一步。”

说着他转过头去揉周泽楷的脑袋,把发尾揉得乱翘:“别想太多,哥哪是那么容易要的命,这多少次都从下面爬回来了吗。”

叶修凑过去抵他额头,口吻哄小孩子一样大概是想让他安心:“再说了不是说星星保佑上战场的人嘛。那也得保佑我和你啊。”

 

周泽楷注视着他。

最后他说:“嗯,星星……保佑你。”

 

然后呢,然后的事情大家都说不太清。

所有人的记忆片段都是不同的。唯一相同的只有滚烫的血和火光冰冷的雨和泥泞。

 

叶修记得周泽楷像他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像个慢镜头。能量武器的辉光从他压低的身体上方擦过。他趔趄了一下,荒火向身后混战的人群作出掩护性质的扫射,碎霜权作盾牌,挡住了短剑的下一次斩击。

周泽楷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踉跄了一下。原本的伤腿像被铅锤猛击了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枪王冲他扑过来脸上是决然的神色,直到极尽时他才听清炮火中周泽楷竭力的呼喊:“叶修!他们……上次!激光武——”

他被扑倒在冰冷的、飞溅的泥泞里。炽白色的光柱从他视界的极限擦过去。擦着他左边的臂膀,在泥地上留下大小惊人的弹坑。他只来得及反手搂住朝他栽过来的身体。

 

后方遇袭。

嘉世哗变。

 

枪从年轻的上将无力的手中滑了出去,打着旋转了一圈躺在了泥水里。他半躺在嘉世曾经的主帅怀里,胸口开了个大洞,血水止不住地往外涌。叶修跪在地上搂着他,激光束和弹片雨点般落在他身边。

雨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或许一直在下。冷雨夹着冰碴越下越大,把周泽楷苍白的脸上的血迹冲得一干二净。

像是那一夜的雨。冲刷着整个世界的。溺水般的呼吸。

他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血全喷在他身上。他徒劳地试图捂住伤口,从周泽楷的脸上寻找任何残余的可能。

血沫从指缝里溢出来。周泽楷眼睛比所有的夜空都要深邃,唇齿开阖间吐不出声音。

星星……保佑你。

 

搏击场上,夕阳西下,寥廓冬夜。他用深潭一样的眼睛储藏了所有他能挽留住的,搅碎的星星。

 

 

周泽楷有秘密是江波涛不知道的。

可能包括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修这件。

现在大概更多了。他们中间不仅横隔了秋意朦胧的三个月,也横隔了整整一个昼夜的距离。

周泽楷永远地留在了深邃的夜空里。

 

 

江波涛没来得及回来。敌军大部在嘉世的掩护下奔袭大后方驻地,剩下的全部兵力孤注一掷地压在了东线。而且他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

“而且回来也没用。”

他坐在那块小小的黑色石碑边,拍拍手上沾着的草屑,语气还是原来那样笃定又妥帖。周泽楷大概在什么地方安静地看着他,向往常一样听他讲。反正他平时也一样不出声,只要江波涛知道他有用心听就可以了。

他其实想过说不定能和周泽楷一路并肩往下走。可能走到战争结束。当然也可能随时面对着别离。眼下只是别离中最长久的那种。带着轮回全军一路赶回来的路上他早就做好了心理调适。

只是有点遗憾吧。还以为能在他身边一直站到最后。至少还能和他最后说说话。

“也无所谓了,”他笑笑,把玩着自己的军帽:“小周是会一直听着的吧。”

脚下是辽阔的草原。立春已过寒潮初褪,生命力旺盛的草种顽强地将被战火摧残又被鲜血浸透的土地用生命的翠色重新铺满。春风在胡乱地吹,他眯着眼睛笑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籽,把军帽扣回头上。

“抱歉了小周,有点迟到。我就是来道个别。”

“别着急也别担心,之前几个月轮回也挺好的。轮回还有大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家都有信心。”

“而且还有我。可以放心了吧?”

他笑着俯身去碰触那个浅浅的、下刀潦草的名字。然后站直。

春风吹来了苏醒的气息。也许轮回真的能走到战争的尽头也说不定。

“叶神的话就不用我带了吧。他自己肯定往这里跑得最勤。”

他收紧五指,像是握紧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还有轮回。还有我。”

“……所以,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End.

 

评论(2)
热度(40)
© 锦瑟 | Powered by LOFTER